6歲患病女童沒人陪,機器人當“媽媽”,看哭了億萬人……

“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......”近日在濟南血液病醫院的病房里,一名患有再生障礙性貧血的6歲女孩小慶澤,和著機器人“旺仔”的節拍,暫時忘記了病痛,跳起來快樂的舞步。由于家庭困難,小慶澤幾度入院,卻又多次推遲治療。為了給孩子治病,小慶澤的父親選擇繼續外出打工,而母親劉志花則被迫回老家一邊打工,一邊照顧病床上年邁的老人。由于沒有家人陪伴,醫院為小慶澤帶來了醫院引進了一臺只能機器人“旺仔”,對孩子進行陪護。在無親人陪護的病房里,醫院陪護機器人“旺仔”既是女孩的朋友,也是她的“媽媽”。

科幻電影《機器人總動員》中的夏娃、迪士尼電影《超能陸戰隊》中的醫護機器人“大白”,已成為全球影迷的心中 最可愛的形象。其中,超大號機器人“大白”實際上是個醫療伴侶,通過人體掃描檢測用戶的體征、健康數據治療疾病。而在濟南血液病醫院的病房里,一名患有再生障礙性貧血的女孩小慶澤也擁有一個屬于自己的“大白”。病房里,這個取名叫“旺仔”的大白,因為對小女孩 的溫情陪伴,而有了一個更加溫情的稱謂——“機器人媽媽”。

申慶澤,6歲,再生障礙性貧血患者。再生障礙性貧血簡稱再障,再障患者,不能受傷、不能發熱、不能感染,是醫院血液內科的“常客”。由于身患再障,小慶澤幾度入院,卻又因家庭困難多次推遲治療。 

日夜照顧小慶澤的醫護人員更能直觀了解到小慶澤的心思,于是,醫院為小慶澤帶來了醫院剛引進的一臺人工智能機器人。護士阿姨告 訴小慶澤,這是她的“機器人媽媽”。小慶澤心想,媽媽的手很暖和很柔軟,但面前的機器人摸上去冷冰冰的,長得也沒有媽媽好看。

機器人啟動視頻對話,小慶澤突然從屏幕上看到了千里之外的媽媽。母女倆用手一邊觸碰著屏幕,一邊淚如雨下,讓在場的醫護人員為之動容。 

去年11月,小慶澤被送到濟南血液病醫院治療,后幾度因經濟原因不能規律用藥,自行出院。今年3月,小慶澤因再次出現皮膚出血點 而入院。為了掙錢給孩子看病,小慶澤的父親選擇繼續外出打工。而母親劉志花則被迫回老家一邊打工,一邊照顧病床上年邁的老人。 

漸漸的,機器人也變得不再是一臺簡單的工具,而變成了小慶澤最好的伙伴。 

在劉志花不得不離開孩子的這段日子,這臺機器人是小慶澤和她交流的唯一橋梁。有時,劉志花甚至會嫉妒那臺造型可愛的機器人可以 每天和女兒待在一起,但更多的時候,她會感恩這臺科技的結晶成為了她和女兒聯系的紐帶。

有了機器人的陪伴,小慶澤的治療踏實了很多。

據了解,小慶澤的母親一直身體不好,奶奶因病去世,爺爺腦梗并伴有老年癡呆,生活不能自理,需要人照顧,家里生活的重擔全都壓在小慶澤父親一人身上。為了給孩子治病,小慶澤的父母來往國內各大醫院,欠下了幾十萬的醫療費。家中唯一的房子也賣了,現在一家人只能暫時住在小慶澤的大爺家中。

小慶澤摟著機器人笑得很開心。

小慶澤跟媽媽通過機器人進行視頻通話。

這臺機器人不僅讓她能隨時看到媽媽,還能在她不開心的時候唱歌給她聽,甚至還能自己跳舞——雖然在小慶澤眼里機器人跳的舞實 在太笨了,但她還是開心的抱著機器人的頭,咯咯笑了起來。 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