孩子玩具老被別人搶走,我們父母怎么做?

孩子和別的小朋友爭搶玩具,你會怎么做?讓她退讓?還是教她去搶過來?

上個月,我帶女兒去游樂場玩,她和一個差不多大的白人小姑娘同時看中了一輛小火車。倆人都伸手去抓,僵持不下。

我正打算讓閨女放棄去玩別的東西。白人小姑娘的媽媽走過來。

“很抱歉,我剛才沒有看到發生了什么。她們倆誰先碰到的火車你看到了么?”

我搖頭,表示也沒有看清楚。

“那Lily,你和她輪流玩好么?你玩一會兒要給她玩。”

哇,我還在糾結怎么帶孩子離開,她兩句話迅速緩和了局面,既跟我表示了歉意,又告訴孩子要學會分享,同時也沒讓孩子覺得媽媽沒幫別人。

比較之下,我想帶著孩子放棄轉去玩其他的方式顯然弱爆了!

孩子們在一起玩,難免有爭執和各種突發情況。這個時候爸媽的態度非常關鍵。處理好可以加倍促進孩子對爸媽的信任和依賴,處理不好很有可能需要更多時間去彌補。

要讓孩子覺得你和他站在一起

后來的一次,我帶閨女在游樂區玩。閨女爬上了她看上的小凳子坐著,正在那兒美滋滋,來了一個小姐姐,二話不說就上凳子,小屁股還擠啊擠的,好幾次把閨女差點兒擠到地上。

我一邊護著閨女,一邊心里生著悶氣,心想這誰家熊孩子也不管管。按照慣例,我等了一會兒。在等待這個小朋友家長的出現。這個時候,我閨女已經被這個姑娘擠得嗷嗷叫,眼睛一直盯著我,希望我能為她做點兒什么。

換作原來,我肯定就帶著女兒讓開了。但是自從有了上次的經歷,又看見女兒渴求幫助的小表情,我改變了主意,為了她,應該做點兒什么。

我拍拍那個小朋友的肩膀,蹲下來和她說:“這個位子,我閨女先坐著的。她還是個小baby不會說話,但是她的表現告訴我她并不想離開這個位子。你們可以輪流坐,等一會兒可以嗎?“

沒想到,那個小姑娘聽到很配合地下了座位,小聲說了一句:“sorry”。

女兒緊張的表情立刻緩解了。

所以,維護孩子合理的權益,給予適度的支持是可行的。她本來就沒有做錯,我們不能一味謙讓而讓孩子覺得媽媽是和別人一伙的,那會讓她有被“傷害”的感受。給予孩子最大的安全感是——“媽媽會和我站在一起”。

如果你想懂孩子,也請要記得時常蹲下來。

蹲下來,你會更懂孩子眼中的世界

剛在美國那會兒,有一次去郵局寄東西,正排著隊。前面一對父子,爸爸牽著兒子站著。忽的,高個子老爸跪了下來(是不是有點夸張?所以立馬吸引了我的注意)。原來兒子要和說話,他想認真專注地和他交流,所以要保持視線的平行。

那個溫馨的場景讓我印象深刻,所以在我有了閨女以后也嘗試著經常和她平視交流:如果她站著,我就蹲下來,或者跪著;如果她躺著,我也時常陪著她躺著。

在真的這么做之后,我才發現這個看似很隨意的小舉動,背后的魔力有多大:和女兒視線在同一高度的時候,我會知道前一刻她的焦躁只是因為一個小柜子擋住了她;和她一起躺著,她呵呵地樂,會發現原來她看到有氣球從天空飄過。

目光平視的交流,讓我有了一種是在和同齡人交流的“錯覺”。我能理解她的哭,理解她的笑,理解她的鬧。我發自心底的尊重,她完全都能感受到。

以對待成人的尊重去對待孩子

在美國家庭中,爸媽對孩子都毫不吝嗇于說“謝謝”、“對不起”、“你真棒”這樣的話,別覺得那是刻意,他們真的是由衷的贊賞和道歉。

有一次我帶閨女在院子里遛彎,隔壁鄰居老太太看見了我閨女,跑來和她聊天。倆人互相打了招呼以后,閨女看著那個老太太張開雙手示意抱抱。老太太開心地去抱她,可是閨女突然改變了主意,擺手不要抱。那個老太太見狀馬上把手縮回去,一臉抱歉:“對不起,我以為你要我抱你。”

這都要說“對不起”?你可能和我一樣會覺得意外。但如果把孩子當成人看,你肯定覺得可以理解了。如果對方明確表達了自己不喜歡,我們也會覺得抱歉,不太會免為其難。

不要以為成人世界的尊重用在孩子身上太“超重超量”了,事實上,用在孩子身上,我們會收到更高的回報。

我在澳洲的時候,住在homestay家(寄宿家庭)。這是一個白人家庭,一家四口爸爸媽媽和兩個兒子。雖然大兒子5歲、小兒子3歲,家里的事情,他們已經參與討論了,總是會發表很多意見。有一次我問女主人:“你覺得孩子們懂嗎?聽他們說一堆,你為什么總是那么有耐心,真的有用嗎?“女主人說:“尊重他們,他們給出的想法能啟發我很多。”

熊孩子變暖娃,一切取決于你們

你懂孩子,你理解他,他也會相應地回你。而如果在家庭關系中,每個人的言談舉止都是充滿著善意、關愛、尊重,再怎么熊的孩子都會變得很暖心!

有一年的母親節,那時閨女還沒出生,正好那天去超市,在母親節禮物貨架前面,就看一個個肌肉男老爸們帶著孩子們給挑花挑賀卡挑氣球挑禮物。那個貨架前沒見著一個女人。這些肌肉男老爸每個都是牽著一溜孩子,選好禮物高高興興回家。時不時還能聽到爸爸和孩子之間的交流:“媽媽肯定喜歡!”“她肯定會很開心!”

從小感受到愛的氣息在爸媽之間流淌,孩子會自帶“溫暖”的氣質。再說回前面提到我在澳洲留學寄宿的那個家庭。我曾經參加過Ben和Kelly(這家的爸媽)給孩子祖父母辦的生日宴會。那是一個周末,Ben和Kelly秘密叫來了祖父母的朋友們,大家都盛裝聚在后院,靜靜等待祖父母的到來。在祖父母快到的時候,小兒子被派去在前院騎著小自行車打探祖父母的行蹤。當時大家屏氣凝神,好像等了很久,小兒子突然騎車進了后院,小聲說:“來啦”。當祖父母走進后院門的那一剎那,大家全部跳了出來,拉響小禮炮,給他們擁抱,給他們親吻,還有生日歌。整個場面每次想起都會有溫馨地要落淚的感覺。

后來,有一次Kelly過生日,兩個小男孩跑來找我,說要給他們媽媽一個驚喜。然后這倆娃娃就這么窩在我房間里畫啊寫啊,給媽媽做了一張生日賀卡。我負責幫他們打掩護。最后,大一點的哥哥讓我寫I love u,他照著端端正正描到了生日賀卡上。然后他們讓我在晚上爸媽睡覺以后放在廚房臺子上。我照做了。結果就是,Kelly感動到流淚。

他們不就是學著爸媽去愛嗎?這樣的親子關系,一定是我們都想要的!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