內心強大的孩子,是因為Ta受到了這樣的守護

關於面對,你把真誠樂觀的面對,傳遞給孩子的信息,就是正面現實認真生活的態度和勇氣。而面對的反面,則是玻璃心、遮掩、自卑。

無論如何,你的選擇和表現都會傳遞給孩子,你不敢面對的,最終會強大地反射回來。

我曾收到一位朋友的留言,長長一段話——

我女兒出生時,左臉頰就有一塊胎記,像大拇指甲蓋那么大。我們家鄉有句老話:窮記臉,富記腰。從孩子出生那天起,我一直都很內疚,內疚自己沒能給孩子一個完好的臉蛋。

抱她出門,熱心的親朋好友夸完她那雙漂亮的大眼睛,就會嘆口氣說:如果孩子臉上沒有這塊胎記就好了。

孩子小時候不懂別人的評價,現在上幼兒園中班,知道愛美了,每次被別的小朋友問到胎記問題,她回來就問我:“媽媽,為什么我臉上有胎記,別的小朋友沒有?”

每次她問我,我都心如刀割。無數次想去給她治療,又聽很多朋友說胎記無法根除。而反復治療的過程,等于是一次又一次在提醒孩子“胎記是一種病”。現在真的不知道怎樣才能既不傷害孩子,又能讓她無視別人的議論。

這位媽媽的心情,我特別理解——哪個媽媽不希望給予孩子最好的東西,讓他的人生順風順水、遠離傷害呢?

但理想歸理想,現實是現實,我們自己的人生尚且無法完全自己做主,何況孩子的人生?就算我們一路披荊斬棘,為孩子鋪平我們認為最好的路,說不定孩子也會來一句:這并不是我想要的啊!

所以,無論是對于孩子的未來,還是孩子自身一些不同于其他人的特點,身為父母,我們能給予最好的愛,就是平常心對待,讓他們的內心更強大,才能免受別人評價帶來的中傷。

而很多父母,面對先天不足或者他們自認為“有缺陷”的孩子,采取的方式不是視而不見而是處處特殊照顧。

前些天,陪老家親戚去看病,遇到一對母女,在皮膚科門外排號。女兒十五六歲,等叫號時很不耐煩,吵吵著不進去,說自己沒病。終于叫到她們的號,女孩不肯進診室,起身要走,母親惱羞成怒,一把拽住女兒,擼起她的袖子,訓斥起來:“要不是為你好,我愿意來這地方嗎?看你這胳膊成什么樣子了?你自己看看!”

我這才注意到,女孩手臂上長了一大片類似癬的東西。周圍很多等叫號的人,目光也都集中在女孩的胳膊上。

女孩一下子急了,尖叫著:“你憑什么這么說我?我就是沒病!要看你自己去看!”然后掙脫媽媽的手,哭著沖出了侯診大廳……

孩子有病當然要治,卻不該是父母一廂情愿地治。過去人們常說“愛之深,責之切”,可就算是以愛為名的責備,也是會帶來傷害的啊。

如果治病的過程,是讓孩子在父母的責備中,一次次感受自己的異于常人,一次次跌入自卑的谷底,那就算身體的病治好了,也難保不留下心里的病。

很多時候,給孩子帶來傷害的,并不一定是別人的評判,反而恰恰是父母在面對孩子的與眾不同時,流露出來的敏感、自卑,以及過份呵護。

也就是說,那些“缺陷”最終會不會傷害孩子的內心,很大程度上取決于父母對待孩子的態度。

有個媽媽,大寶是白化病,漂亮的小女生,不僅皮膚超白,頭發也全部是白的。

在女兒的成長過程中,這位媽媽從來不把孩子當病人看待,該帶著去公園就去公園,該帶著去超市就去超市,該自己吃飯、自己穿衣就讓她自己動手照顧自己。

因為孩子的確是有病,帶著看醫生自然少不了。在得知這病幾乎沒有治愈可能時,媽媽便把精力放在了如何構建孩子強大的內心上。

轉眼孩子就到上幼兒園的年齡,跑了幾家幼兒園,都表示拒絕,當孩子覺得傷心難過時,媽媽的安撫是:“被拒絕很正常啊,就像媽媽找工作面試一樣,公司在選擇媽媽,媽媽也在選擇公司;同樣的道理,只有學校看上咱們,咱們也看上學校時,你才能開開心心上學去呀!”

有次在電梯里遇到母子倆,旁邊小朋友童言無忌,盯著小姐姐問:“阿姨,姐姐的頭發怎么是白的啊?”

氣氛頓時有些尷尬,然而這位媽媽卻一臉燦爛地回答:“你的頭發是黑的,小姐姐的頭發是白的,你看阿姨的頭發是酒紅色的,每個人都可能有不同顏色的頭發哦!”

那種落落大方的擔然,讓我由衷欽佩。

可以想象,如果媽媽對別人的評價反應激烈,孩子是不是也會覺得都是因為自己的不完美,才讓媽媽生氣難過呢?

對于孩子的不同尋常,父母唯有心平氣和地接納,孩子才能樂觀地面對。想讓孩子不在意別人的眼光,父母要先做到不介意別人的評價。

能傷害自己的只有自己。只要孩子明白這個道理,就沒人能傷害到她。

所以,如果孩子真的生理上有缺陷,首先當然要努力治療,同時我們自己得卸下心理負擔,讓孩子能夠平靜接納自身缺陷。

如果孩子只是身體某個部位有胎記、頭發太黃太稀、牙齒不整齊、腿不太直等等,努力改善的同時,增強孩子的自信即可。

當然,我們身為父母,不背后議論別人的身體缺陷,也是在給孩子做表率——接納這世上不完美的存在,用平常心看待別人身體或心理上的不同,是一個孩子最良好的品質之一。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