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讓孩子變成一個“小大人”,還是你學著做一個“大小孩”?

自從有了娃,自從老人來幫著帶娃,雙子座的小劉快要在養娃這事上,糾結死了。

我倆坐在798一家餐館里,聽她吐了一中午的槽。

(一)

她的娃一歲了,男孩,是個“充電5分鐘,續航5小時”的主。

每天吃飯時,娃吵著鬧著要自己抓勺子拿碗,可又用不好。于是,一會兒用手抓著飯,蹭的頭發上、餐椅上、衣服上,甚至腳趾頭上都是飯粒;一會兒又把吸盤碗從桌面上拔起來,把碗里的飯菜掀得滿屋子都是,還有一坨肉泥粘到了天花板上;一會兒又用勺子拼命敲桌面,聽著金屬和木面碰撞的節奏,樂得嘎嘎嘎地笑。

小劉的媽呢,是位處女座的退休女干部,原來一個國營廠廠長,不僅潔癖,而且做事講究條理。十里八鄉出了名的里外一把好手。

上個月,小劉家的育兒嫂因為老家有事,不干了。于是,姥姥來幫著閨女帶外孫。

剛來沒幾天,劉姥姥就受不了了。

“你看這吃飯有個吃飯樣沒?”

——一點餐桌禮儀都沒有。

——這就算了,他自己吃一會兒玩一會兒的,能吃飽嗎?

——一勺子飯送進嘴巴,中途要掉下來好幾次,吃到一半飯就涼了,腸胃不壞才怪呢!

——而且還弄得渾身上下、家里各處都臟兮兮的,雪白的墻壁都是飯菜印!

……

小劉一邊收拾一邊解釋,娃還小嘛,這天性就是如此啊。再說了,學吃飯不都得從不會到會嘛,也許慢慢就好了。育兒書上都說,不要著急的,要給孩子機會……

話音未落,劉姥姥就直接奪下了孩子手里揮舞的筷子,疾聲厲色地對娃、也對著小劉說:

你還真是拎不清啊。三歲看老,壞習慣被允許了,小時候不做下規矩,長大了就掰不回來了。好習慣難以養成,出去還被人說沒教養,這種后果你難道想不到的嗎?

小劉一時語塞。自己媽說的,好像也有道理啊。

事情當然還不止于此。

關于要不要讓孩子滿地爬;孩子能不能去動大人放好的東西;孩子是否能夠不高興的時候發脾氣;可以不可以拆一些東西;是否允許不斷地去開關門、開關燈……

小劉覺得,模棱兩可。

姥姥卻說,希望他長大什么樣,現在就得要怎么管。沒有規矩,不成方圓。

娃會哭著鬧著反抗。小劉要去安慰娃,姥姥卻說,育兒問題上全家態度要一致,你這么做是害你兒子。

小劉站那里不動了,好像自己媽說的,也有道理啊。

小劉就這樣糾結了。

她說,育兒書上說的是對的,要讓孩子探索、學習,孩子的天性和生理發展階段,都是這樣的;可我媽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,所謂教養,不就是從小、從一點一滴做來的嗎?

“這到底聽誰的啊。”

我腦子里忽然浮現出了一對概念——小大人,和大小孩。

(二)

其實,劉姥姥的狀態,和我有娃之前的想法是基本一致的。

那時候在公共場所看到娃,我基本都退避三舍。因為他們會忽然大哭起來,他們會跑來跑去撞到人,他們還會吃飯時把自己弄到狼狽不堪,他們的大喊大叫是噪音的源頭……有孩子的地方,就充滿了無序、混亂和不可控。

那時候,我常常一邊厭惡地看著“小P孩們”,一邊暗自下決心:我將來一定要對我家娃嚴加管教,從小做個有教養的孩子,絕不就這樣帶出來禍害社會。

可是,自從我自己有了娃之后,好像一切都在慢慢改變。

一開始,娃哭娃鬧,或者娃有任何“不恰當”的行為和要求,我都會很嚴肅認真地制止他。

可后來,我發現不少事,娃的動機和我原先的理解,其實是完全不一樣的。

比如,他在小區玩耍時,常常會忽然伸手打一下其他小朋友。對方哭了之后,他卻一臉無辜地看著人家,又看看我。一開始,我以為他是淘氣,就會很嚴厲地批評他,并警告他“不許打人”“打人是不對的”。結果,他往往從無辜變成了哭泣;下一次,還是會打。

后來我試圖用他的邏輯去思考他也許只是想去“摸摸”別人,跟人打個招呼,只是因為下手沒輕沒重,所以在大人看來就變成了“打”。

于是,我問他“你是很喜歡這個小朋友嗎,是想摸摸他嗎?”娃似懂非懂地點頭。然后我舉著他手,輕輕摸到小朋友的臉,說“喜歡就要摸摸,摸摸要輕輕的,像這樣。你再試試?”他也會學著樣,很慢很慢地靠近別人的臉。摸到的那一刻,特別開心。

又比如,他吃飯時候總想去摸桌上盛滿飯菜的餐具,我怕他燙著,也試圖制止他。他卻會更加哭著鬧著要去做這個事,越勸哭得越厲害。

后來我試圖從他的角度去想,他其實并不知道什么是燙、什么是涼,因為他從未親身感受過這些狀態,更不會知道這背后的危險。他的哭鬧是因為一個正常的好奇心被拒絕了,大人還“莫名其妙”就對著他發火。他不知道好奇心有什么錯,為什么會被訓斥,當然要受挫、要委屈了。

于是,我挑了有點燙, 卻不至于燙傷他的碗,讓他摸了一下。他自己被湯得迅速移開了。我沒有怪他說“你看我早說過是燙的了吧”,而是一邊給他吹吹一邊跟他說“寶寶,這就是燙,燙是很痛很不舒服的,也是很危險的。”

從那以后,只要我說燙,他就會很小心。即便還是想去碰,也會很慢很慢地靠近物體。感受到熱氣逼人時,就把手移開了。

這樣的場景還有許許多多。我越來越喜歡蹲下來,從他的角度去看世界,用他的視角、用他的好奇去發現很多早已熟悉的陌生。

我發現,很多我們習以為常的能力、看法,對娃而言,卻需要一個漫長的習得過程。

(三)

首先,生理上來說,無論是大腦、骨骼還是肌肉,娃的這一切都還遠遠沒有發育成熟;因此,從生理到心理的控制能力,都才剛剛開始起步。

比如,人的大腦,并不是一開始就會控制情緒,就能理智思考的。主管情緒控制的新皮質層,甚至要晚到人30周歲左右才會最終成熟。所以,很多時候不是娃想鬧,而是娃根本就沒法不鬧。

其次,孩子總是在真實聯系的世界中模仿、學習、理解世界的。

他只有親身經歷了,或是看到了,才會分辨什么是好、什么是壞,什么是安全、什么是危險……并學著去理解事物之間的邏輯聯系是怎樣的。從這個角度去思考他的行為,發現他行為背后的真實目的(他正在探索什么,或是想知道什么),往往就能得到更合理的猜想,會發現他的一些做法不是什么“十惡不赦”,也才能幫我們更好地給孩子創造條件,讓他更投入和全面地了解TA生活的環境。

比如,他總是要去拿大人的工具,而不喜歡自己的玩具,也許,不僅僅是好奇,還有可能是兩個原因。一則是因為他希望自己和大人一樣,能力和人格上都是平等的;二則是希望借由這些工具和成人世界發生連接。那么,你讓孩子體驗到平等了嗎,你給了他和你發生連接的充分機會了嗎?

第三,我體會的養育孩子,常常“種豆不得豆”。

我們總有很好的愿望,希望娃人格健全、禮數周全、智商情商都不欠費。于是,我們便用成人世界的很多標準,早早地開始要求孩子——對人要禮貌,做事有節制,學習快而好,不許哭和鬧。

然而,我的心理咨詢師跟我說過一句話,優秀的父母未必得到優秀的孩子。

我也總想起一群植物學家的研究。他們試圖恢復一片原始森林,于是便按照歷史紀錄上的物種,找到苗木種子,種下去,甚至調研了歷史上同期存在的動物,也都放置到這片實驗地上去。誰知,最后長成的林子,和他們預想的完全不一樣。

舉個不是太嚴謹的例子,比如最后這片林地中想要保留A這種灌木,但一開始可能只存在B,由于B引來了C這種動物,而C通過糞便等介質帶來了A的種子,A成長后又比B更能適應這里的環境,最終A留下了,而B在競爭中被淘汰了。

最終,這群植物學家得出的結論是:

人們看到的往往只是自然選擇的結果,在這個結果的形成過程中,發生了豐富的、交雜著偶然和必然的事件,正是這些豐富,最終造就了我們見到的結局;我們無法用結果粗暴地去倒推、拷貝、重演整個過程,這樣得到的常常就恰不是預料的結果;也許正確的做法是,研究演進過程中,發生變化的原理和規律,盡量順應它們;然后,等待一個情理之中、意料之外的結局——這樣得來的每個結局,都是自然的恩賜,都值得我們去欣賞并贊美。

養娃和造這林子的道理,何其相似啊。

也許一個內心堅定平穩充實的成年人,恰恰是當年被“縱容”依戀在母親懷抱中的嬰兒,他在依戀中獲得了安全感,獲得了走出去的勇氣和自信。

也許一個懂得克制、情緒穩定的人,恰恰是當年在發脾氣時,被父母“放縱”地溫柔相對、輕聲安慰的。他在對父母反應的觀察中,學習到了如何處理情緒,如何平復自我,如何與自己及世界和解。

(四)

我對小劉說。你與你媽的觀點,都沒錯。很多時候,你說的是過程,她說的是結果。你倆,要的其實是一樣的。

小劉問:我媽如果繼續堅持不理解怎么辦?

我說:不著急,讓你媽多跟孩子相處相處,你也跟她聊聊。也許,她會慢慢理解孩子的。你看,我不就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嗎?

我的孩子如今已經一歲半了,每次我陪著他瘋玩瘋鬧,一起傷心一起嗨的時候,我先生總會在一旁微笑著說:你呀,越來越像一個“大小孩”了。

是啊,養育孩子不正是兩條路可以選擇嗎——讓孩子變成“小大人”,或者,你試試學做“大小孩”。

孩子,不是成人的縮小版。

所以我們不應該用一個大人的標準去要求TA,這樣只會得到一個“小大人”,但“小大人”未必就會長成未來那個健全的成年人。

我們要做的,恰恰是把自己變成“大小孩”,借著養育孩子的機會,試圖從他們的視角去理解世界,也重新解讀我們自己。也許,我們能得到一個更好的自己,以及一個更好的孩子。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