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完了二胎,千萬不要把大寶逼成“奉獻型人格”

長大後我就成了你,這句歌詞是來形容老師的嗎?

可是自從我長大之後,我就總是哼哼這句歌:長大後,我就成了你……

可是這個‘成了你’所指向的卻是我媽。

我下面有個弟弟,比我小四歲。

在我的眼中我並不是弟弟的姐姐,而更像他媽。很多時候,我對於弟弟的愛,更像是母親對兒子的奉獻。

記得我剛上幼兒園的時候,我媽做了一個驚天地泣鬼神的決定,那就是生二胎!

至於四歲時候的事情,我已經記不清楚了。

但是自打我有記憶以來,就覺得在這個家庭中生活的無比之累。

生完了二胎,千萬不要把大寶逼成“奉獻型人格”

累,又體現在哪呢?

心累,腦子累,身體也累。

因為自從有了弟弟之後,我覺得自己一天好日子都沒有了。這句話並不是空穴來風,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樣有過這樣的感受,作為家中的老大,我們真的有些身心疲憊。

倒不是說父母重男輕女,而是自從有了弟弟之後,父母對我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:你就不知道讓著弟弟點嗎?

最多的教導就是:你是姐姐,你得保護弟弟。

好像自從有了弟弟,我就再也不是父母整日寵溺的那個小公舉。

讓著弟弟,保護弟弟,就成了父母交給我的使命。

記得小的時候,我和弟弟都喜歡門口作坊老爺爺吹的糖人。

我和弟弟都喜歡孫悟空,每週爸爸都會給我們倆每人買一個孫悟空。

我記得非常清楚,有一次弟弟的孫悟空掉在地上摔碎了。弟弟又哭又鬧,恰巧那個老爺爺下午不出攤,爸爸為了哄弟弟就讓我把自己的糖人給弟弟,我不樂意,說這明明是我的,明明是弟弟把自己的東西弄壞了,為什麼要我將自己的東西奉獻出來?

爸爸見我這麼執拗,不分青紅皂白的打了我一下,嘴巴裡還大喊著:你可是做姐姐的,做姐姐的怎麼能這樣呢?你就不知道讓著弟弟點嗎?

就這樣我哭的稀裡嘩啦,爸爸還是把我手裡的糖人奪過去換來了弟弟片刻的寧靜。雖然事後爸爸對我做出解釋,可不還是那套大道理,弟弟小,你做姐姐的應該讓著弟弟呀,明天爸爸在給你們買!

但是我幼小的心靈裡,總覺得有那麼一些不平衡。

並且,這種不平衡感,一直伴隨著我長大。

生完了二胎,千萬不要把大寶逼成“奉獻型人格”

電視劇中總是上演這樣的場景,一個家庭中有一雙甚至更多的兒女時,家裡的老大總是抱怨最多的那一個,他們會不耐煩的對父母說:知道了知道了,讓著你兒子(閨女),我就是咱們家默默奉獻的老黃牛……

這種呼聲不僅僅是能表達出來的,更多的是心底的聲音。

每次弟弟或者妹妹遇見困難了,家中的老大但凡有能力,肯定是衝鋒陷陣的那一個。有錢就幫錢場,沒錢也要出面幫忙擺平事情。

作為家中的老大,這種“奉獻精神”真的讓我深有體會,並且捶胸頓足。

有了老二之後,丈夫希望我能生下來,給老大做個伴兒。

但是我卻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中,我想的最多不是金錢或者兩個孩子的代溝問題。而更多的是在自我審視和自問,有了老二之後,我會不會也成為我父母那樣的人?

時刻教導老大,一定要處處讓著小的。將老大培養成“奉獻型人格”?

作為家中的老大,我深知這種性格帶給我的勞累感,性格就像長在身體裡的某種細胞,與身體渾然成為一體,成為身體裡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假如因為生下老二,會對老大造成這樣的威脅,我寧願不要這得到一個又賠了一個的幸福。

可是內心又有一個聲音在告訴我:你不能這麼想,你可以逆轉這樣的家庭氛圍。你可以打父母們的常規思維,做一個公平、公正的媽媽。

生完了二胎,千萬不要把大寶逼成“奉獻型人格”

是的,自從生下老二後。我一直都在這麼做。

雖然老大比老二大那麼幾歲,可我從未用:你是姐姐,你就要讓著弟弟!的口味去要求過孩子。

我時刻教導大寶:弟弟雖然小,你們擁有的卻是一樣的權利。我希望你讓著弟弟,是因為你自己內心強烈呼喊的使命感,而這個責任,不是媽媽強加到你身上的。

我也從未要求大寶,一定要將自己的東西分割給弟弟一半,僅僅是因為你是姐姐。那對於孩子來說,簡直太不公平了。

反而,我的孩子在這樣相對“輕鬆”、“公平”的氣氛下,並沒有變得自私自利。也知道如何照顧弟弟,如何保護弟弟。

當然,這是我願意看到的。

假如我的大寶不去這麼做的話,我覺得這也是人權上的一種尊重。

沒有誰能強加給任何人“奉獻精神”奉獻從來都是由衷的,遵從內心的東西。

就算父母也不行。

top